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

雪夜妖妃

首页 >>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 >>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腹黑小狂后 名门闺战 倾君侧·等皇的女人 农家有点田 猎户的娇妻 重生之温婉 玉生烟:神女录 掌珠 丑女种田:山里汉宠妻无度 庶女攻略
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 雪夜妖妃 -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全文阅读 -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txt下载 -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[]

第299章 全剧终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三日后

天气晴好,温度适宜,梅素婉老神在在的躺在院子中的摇椅上,看着面前身穿明黄色衣服的男人,她嘴角高高的挑着,眼里却是阴芒外射。

“皇上日里万机,怎么有空到我这小庙来玩?”

燕涵奕看着女子光洁的额头,嫩白的双腮,那惬意的样子,就想到自己这辈子唯一一次眼瞎,就瞎在了她的身上。

衣袖下的大掌是捏紧了又松开,松开再捏紧,阴冷着一双眼问道,“梅素婉,你是不是觉得朕很好耍?”

“不,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耍。”

这话当真是打脸,还打的“啪啪”响!令燕涵奕的脸色更加难看。

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,梅素婉仍摇着椅子悠闲地躺着,燕涵奕便站在她的一步之遥外,阴郁的瞪着她。

“朕就是死了,也不会将江山拱手送人……”

“你死与不死与我没有关系。至于你的江山……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,大燕,似乎就只剩下你眼皮下的燕京了。”

三天的时间,晏寒天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了。

你要问这一杖打的是不是太过简单,有些过家家了,可还真就这样!

本来燕涵奕的兵马就一直节节败退,求援的八百里加急,却一封紧着一封从四面八方涌来!

而燕涵奕又始终派不出将才,也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派人出征,最终的结果就是他用大军将自己团团围在燕京城中。

只是他当成铜墙铁壁的燕京,在梅素婉等人的眼中,也不过是从走城门变成飞城门而以。

如今大军屯兵城外,与燕涵奕的大军隔着城墙两两相望!

“我就是带着燕京去死,也不会将燕京留给你们!啊——”

燕涵奕抬脚踢向一旁的桌子,他胸口的郁气,一直无法得以宣泄,这些日子以来,他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身体极度不适。

梅素婉没有理会被他踢倒的桌子,只是看着他道,“你爹我给你送回来了,一会你走的时候一并带着吧!”

话落,便对碧瑶摆了摆手。

“梅素婉,梅素婉……”燕涵奕瞬间冲了过来,他两手紧紧抓着梅素婉胸前的衣服,双眼如被血浸了一样,声嘶力竭地吼着,“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嫁给晏寒天?”

梅素婉眉头紧皱,看着燕涵奕满眼的痛苦,她有些好笑,“我‘要’嫁给晏寒天?皇上是不是弄错了?若非当日皇上一心想毁了我,我怎么会嫁给晏寒天?要知道,我打小可就跟你订婚了呢,是你自己不要我的!”

“噗!”燕涵奕猛的吐了口鲜血出来,要知道,她所说的是,是他这非子最后悔的一件事,毁的他肠子都青了!

“那还不是你在做戏……”燕涵奕一直都想不明白,她明明不废,为何不站出来证明?她明明很轻易的就可以让自己改观,却为何将计就计?

当日晏寒天大殿之上说他与她情根深种,当时他确实是信了,可是回头,他怎么想,怎么觉得晏寒天是在放屁,乱扯!

“真是笑话了,我明知有人算计我清白,我还不反抗吗?燕涵奕,你还真当我是废物了?不过,你当不当我是废物都无所谓,有人不当我是废物就行!”

“你告诉我,当初为什么嫁一个残废也不嫁我?”

梅素婉看着他如小孩子要不到糖一般执拗着,便笑了,“当日太后大寿,晏寒天不是跟大家说了为什么了吗?”

“放他娘的狗屁!”燕涵奕直接爆了粗口出来,“是,他说的是好像有那么回事,可他存是在混淆视听!当日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盯在了擎王府,他三个月走一次,走个狗屁!”

梅素婉对着他的双眼似笑非笑,“所以呢?”

“所以我问你,你为什么要嫁给他那个残废?!”

“因为干净!”梅素婉这话说的极轻极轻。

可燕涵奕听到了,还听的很清楚,蓦然间身子一怔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上的意思!”

“可他性情阴郁,杀人如麻……”

“宠着我就行了,没必要对我之外的人和言悦色……”

“啊——梅素婉,我杀了你……”

燕涵奕直接被她这话给气疯了,袖中的匕首被她抽出来,对着梅素婉的胸口就扎了下来。

他抓着梅素的时候,是因为梅素婉让他抓,也是想躲,可不代表她可以放任他胡来!

素手翻转,便捏住了燕涵奕那瘦的只有一层皮的手腕,眉目阴冷,看着他,“想好了再出手,不然,我可不保证下一刻,你还有没有命在!”

“来人,来人,给朕将擎王府的人全数拿下,朕要一个一个砍,砍到晏寒天出来为止……”

燕涵奕大吼,一排羽林军便跑了进来。

“燕涵奕,我刚刚说了,你想好了再出手……如此,你可就别怪我心狠,不念发日我娘与你娘的那点情义……”

手腕一用力,身形一闪,梅素婉捏着燕涵奕的手腕绕在他的脖子上,燕涵奕手中的匕首,便对准了他自己的咽喉!

“哈哈哈……梅素婉,朕赌你不敢……噗!”却在这时,燕涵奕的左肩被猛的射进了一道利箭。

若不是他反应还算是快,向左移了一下,那箭可就直直的射入他的心脏!

梅素婉双眼一眯看向那站在对面屋顶的男人,随后冷哼一声,无不嘲讽的说道,“你的同盟,先舍了你……”

“韩玉山!”

燕涵奕伸手握着箭柄,竟是生生将箭给拨了出来!

鲜血如注,可他却已顾不上,只是双眼死死的盯着那立于屋顶的身影。

“抱歉,我想射的并不是你……”

“放你娘的狗屁!她特么的在我右边,你往左边射……来人,传令下去,该杀的人,一个不留!”

“燕涵奕,你看看你的手掌……”

突然,韩玉山竟轻轻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燕涵奕下意识低头,却见掌心一片漆黑,而他身上的血,也从鲜血变成了黑色!

“你……卑鄙小人,说好的,你去对付晏寒天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对付晏寒天?不不不,对付晏寒天没意思,唯今之际,只要杀了你身后的女人,不用对付晏寒天,他自己就会灭亡了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,我亦成了你的绊脚石?”

“不错,你死了,大燕亡,梅素婉死了晏寒天亡,剩下的江山,便是我大韩所有,我何乐而不为!”站在屋顶的男人,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入怀。

梅素婉心道,他从哪里来的自信?

可看到他的动作,再加上风向……

梅素婉便明白了,目色一凛,手腕翻转,燕涵奕手中的匕首就到了她的手中,随后被她狠狠的打向了韩玉山。

只是仍就晚了一步!

韩玉山手中的药粉,如细雨一般被他散开!

秋风吹过,一众羽林军瞬间倒地,口吐白沫,再无一丝战斗力。

燕涵奕的脸上在那一刻就被梅素婉扔上了一个湿布巾,看着这一幕,他突然放声大笑,“哈哈哈……”

笑的他东倒西歪,笑的他泪涕横流。

而这时,碧瑶已着人将燕肃抬了过来。

早前就已经安排人,将他送回来了。

燕涵奕看着燕肃,却是眼神复杂,而燕肃只剩下一口气,看到他如看到愁人一般,抖的向筛糠一样的手指,直直的指着燕涵奕,“还……还……还我江山……”

梅素婉没再理会他们父子,却是将目光移向了对面的屋顶。

屋顶上,韩玉山双眼闪着诧异,除了羽林军中毒倒地外,王府中的人并无异样。

尤其是他对面的女人。她给燕涵奕盖了个布巾,可她自己并没有,怎么回事?

只是还没等他想明白,却见梅素婉顿时飞身而起,双手戴着金丝软套,一柄白玉短笛如利剑一般刺向他的咽喉!

韩玉山回手拿剑隔开,二人便打在了一起。

越打,韩玉山越心惊,越打越吃力,渐渐的他便只省下防手的份了。

韩玉山心道不好,刚想跑,却见梅素婉高高的挑起了唇角,倏的向后窜去。

韩玉山心下大喜,也不去想梅素婉为何要撤还露出那么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,是足下一点,便往后逃去。

“砰!哗啦啦……”

韩玉山竟是一个狗啃泥就摔在屋顶,随后如滚雪球一样向下滚去……

只去却头朝下挂在了半空。

他双目赤红,手中的长剑挥向那锁在脚上的细线,可该死的,却怎么也没有砍断!

屋顶上,梅素婉脸上挂着一抹邪气的笑容,她的手中,正扯着一条极细又晶亮的钢丝。

“跑……我若不想让你跑,你跑一下试试!”

“梅素婉,你卑鄙!”

“哈哈哈……我卑鄙……我再卑鄙有你卑鄙?”

梅素婉飞身而下,而韩玉山也落到了地上,却是再次欺身而上,手中匕首直刺梅素婉胸口。

梅素婉冷哼一声,“你确实武功了得,你的谋略也确实到位,可惜,你遇上了我跟寒天,韩玉山,你千不该万不该生了动小宝的念头,不然你的西韩或许还能多挺几年!只是你该死,你竟动了小宝……”

“无毒不丈夫,梅素婉,我杀不了你,我却可以与你同归于尽!”

他多年来的隐忍,多年来的畴谋,全都毁在了这个女人的手里,他恨,他恨不得喝了她的血,吃了她的肉!

“与我同归于尽?常山你还不够那个资格!”

梅素婉目色一冷,不再与他玩耍,达摩加近身搏击,只一招便将韩玉山踩在了脚下,手中的短笛直刺入他的左胸!

“素婉……小心……”

随着一声女子的高呼,梅素婉的身子被猛的推了一把,可却还是晚了一步,一股粉末扑来,梅素婉的双眼瞬间便失去光明,更是火辣辣的疼了起来。

可就在这时,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猛的抱住,随后耳边传来“扑哧”一声,梅素婉的心顿时一紧,回手短笛狠狠的刺去,随后抬脚将人踢飞。

于此同时,韩玉山带来的人也全数冲了进来,碧瑶发出信号,自己的人也从四周出现,转眼王府里便打成了一锅粥。

“梅素蕊,你怎么样了?”

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在那一刻竟是梅素蕊跑了出来,也没有想到,她竟为自己挡了一刀。

“素婉,我……我……怕是……”

“别胡说!”梅素婉双目不住的流着泪,那厢碧瑶已经没命的缠上了韩玉山。

“你还能再挺会吗?”梅素婉摸到了梅素蕊的手,只要给她一柱香的时间,她就可以看到东西了。

“好!”梅素蕊手捂着左侧肚子,明明眼睛就要闭上,却还是应了一下。

梅素婉便坐到了她的身边,撕下自己的衣角,开始擦式眼睛。

是石灰粉!

韩玉山是算准了自己会屏自己呼吸,却不能闭上眼睛!

可这时,梅素婉却闻到了浓浓的烧焦味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起,起火了……”

梅素蕊只觉得一阵一阵的晕眩传来,她便知,自己怕是不成了。

“素婉,我……我怕是不成了……但是,但是求你帮不要告诉紫幽……你,你就说,我,我去了很远很无的地方……素婉……素婉……小的时候,我们欺负你……其实,其实是因我们嫉妒你……素婉,你可不可以原谅我……”

“这话,留到要进棺材的时候再说吧!”

却见梅素婉红肿的双眼,伸手点住她身上的几处穴位,塞了一个瓶子给她,“感觉不好就吃一粒,如果你可以,就先把伤口给我勒住……”

话落,梅素婉已经飞身而去,直奔被碧瑶打成猪头的韩玉山。

“不扒了你的皮做鼓,我就不是梅素婉!”

——

如果给韩玉山一个重生的机会,他想,他再也不要遇上梅素婉这个女人,他恨她,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,可没有人知道,在他恨她的同时,却又极欣赏她。

不过他比任何人都理智,也可以说女人在她的心中,或许占的份量太轻,所以,他将那一丝丝苗头,早早的掐死在萌芽之中。

可此时,他四脚皆断地倒在血泊之中,那女人眼中的恨意一点没减。

他却笑了,解脱了,他终于是要解脱了……

“碧瑶,将他扔给东来,皮没扒下来,绝不可以让他死!”

而这时,整个燕京城都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,再回头,却发现燕涵奕早不见了身影,而燕肃,却是双眼一眨不眨,直勾勾的看着一个地方。

他死了!

看到大燕满城的烟火,他知大势已去,却是死不冥目!

嘶杀的喊声,远远的便传了过来,梅素婉知道,晏家军攻了进来……

她回身来到梅素蕊的身边,“你怎么样?”

梅素蕊脸无血色,却吊着一口气,“目前还死不了!”

梅素婉呵呵一笑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都说祸害遗千年,所以,你不会死的……”

扶她起来,那边庆丰也带着王府中的十几个奴才与紫幽姐妹两个跑了过来。

“娘……”

紫幽一看到梅素蕊,便扑了过来。

“幽儿……”

“王妃,王府被人从外面点燃了……”

“无妨,大火烧不进来……庆丰,快扶着太子妃,到我的研究室……”

庆丰点头,忙招手叫来几个下人,抬着梅素蕊就向研究室跑去。

“素婉,我还可以,你要不要先处理一下你的眼睛……”梅素蕊看着眼睛都快肿成一条缝的梅素婉说道。

梅素婉点头,“嗯,我自是要先弄一下眼睛,不然,我没法给你手术……”

说着,梅素婉叫人拿了坛子醋过来,就开始洗眼睛,后又用清水冲了几冲,这才感觉好了一些。

“你忍着点,我看看伤口有多深……”

梅素婉就这么扒开了梅素蕊的伤口,梅素蕊的冷汗,瞬间浸湿了她的衣服,她上下牙齿不住的打在一起,身子更是绷的紧紧的……

“我忘了有止痛的药……”

梅素蕊一双眼睛无力的动动,她知道,梅素婉这是在报复。

梅素婉将药粉撒在了她的伤口,随后冲她一笑,梅素蕊抖着双唇,硬是挤了声音出来,“真……难……看!”

梅素婉便白了她一眼,伸手捅捅她的腰,“疼吗?”

梅素蕊摇头,“素婉,大哥,他死了。”

梅素婉一愣,手下未停。

“他说请你不要恨他,而我,若非是他,我来不了你这里,素婉,韩玉山他疯了……”

梅素婉点了点头,梅泓泽一直没有出现,她便想到了什么,抬头看了看梅素蕊,“死都死了,我还怪他做何?好了,莫在说话了,我要开始清理你的伤口了……”

……

等梅素婉缝好包好天都黑了。

看着脸色苍白的梅素蕊,她道,“好了,我就说祸害遗千年,你不会死的,就是会遭点罪!”

梅素蕊苦笑,“看来还得做个祸害。”

而梅素婉转身便向外走去,在看到门外那立着的人影后,身子一歪便倒了下去。

“素素……”

“让我睡会……”

眼睛的不适,让她为给梅素蕊做这个手术,比平时慢了一倍的时间,更是比平时还要集中精力,累,又怎么是一个字可以容易的。

晏寒天看着怀中的女人,大掌一捞便将她抱在了怀中,随后身形一闪,直接回了二人的房间。

——

看着沉睡的梅素婉晏寒天伸手一下一下的扶过她的额头,眼里一片心疼之色。

今日,他与梅素婉早已分好了工,就知道那两个男人一定会全数出现在王府,所以,晏寒天必须用这一天的时间,将两人的势力连根拨除。

武功上层的人手有限,外围的处置,几乎全部由晏寒天出手,石仁陌痕协住,便一直忙到了晚上。

至于大军破城……只能说是燕涵奕自己挖坑的结果!

谁让他下令将整个燕京给点了!

城中百姓疯拥而起,他们一个是要逃一个是要将大军放进来,而燕兵便半推半就,迎进了晏家大军!

嘶杀喊声,却是因为晏家军中的好儿郎,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了,终于可以见到自己的家人了……

城中的大火,有数十万的将士在,自然很快便被扑灭。

至于燕涵奕,却是坐在了龙椅之上,看着步入大殿的晏寒天,一身整洁,又英俊潇洒的脸庞,他冷冷的哼着,“晏寒天,你这辈子是因为遇上了梅素婉,如果只是你与我,我不一定就能输给你……”

晏寒天耸耸肩,“以前怎么想的,我不知道,不过,就我现在的想法……”晏寒天伸手指了指他屁股下的椅子,“你视如生命的这把椅子我还真不想要!”

燕涵奕双手紧紧的捏住龙椅的椅背,目呲欲裂,才一张嘴,竟是又吐了一口血出来,晏寒天忙后退一步,“你别把我的衣服弄脏了,素素喜欢干净的我……”

“噗!”

“喂,你血多是怎么着,不吐能死吗?”

“噗!”

“爷脾气不好,你再吐,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扔到外面的火堆里……”

“噗!”

这一次,不用晏寒天没有再说话,因为燕涵奕吐完了血,直接从龙椅上滚了下来,“轱辘轱辘”跟球似的从上滚到下,四肢猛的一抽,便再也不动了。

不过,他到底也跟他爹一样,闭不上眼睛啊!

晏寒天跳出老远,“我靠,你看看你,激动个什么劲啊,得,连椅子都没坐稳,白死了……”

陌痕,石仁:“……”

可怜燕涵奕,估计将成为史上第一个被气死的皇帝吧!

……

燕涵奕一死,晏家军再入了城,还有谁也再与晏寒天做对?

所以,晏寒天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皇宫,回家找媳妇去了。

可却被碧瑶告之,王妃在做手术!

手术?

晏寒天好奇之余便来到了那所谓的研究室,这一看便瞪大了双眼,更是一直陪到了天色暗了下去,陪到他媳妇走出来……

——

“寒天……”梅素婉眼睛睁不开,只是伸手摸着,随后倚进男人的怀中,“眼睛不舒服……”

“来,为夫给你吹吹……”

清凉的风吹在眼皮上,梅素婉便笑了,“寒天,我要是瞎了呢?”

“我做你的眼睛。”

“我要是聋了呢?”

“我做你的耳朵。”

“我要是……唔唔……”

双唇被猛的夺去,一记深吻,吻的梅素婉娇声连连。

“素素,别乱说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低低的,梅素婉笑了起来,随后问道,“成了?”

“嗯,我真的想不通,燕涵奕那么一个废物男人,我怎么还能被他支使,还为他征讨南唐?我脑子没病吧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梅素婉大笑,“那时候,你与南唐有着深愁大恨,自然是要去的……”

晏寒天撇了撇嘴,“燕涵奕那小子太废,唉,还是你眼光好,没跟他,跟他,你这辈子就毁了!”

梅素婉哼了两哼,“嗯嗯。”

“你这是在敷衍我?”

“没有没有,我是在同意你的话,更是万兴,还好当日王若璃的赐婚,你看,你姨母对你多好啊,把个燕涵奕才休了的女人就这么给了你……嘿嘿……”

晏寒天将她紧紧的圈在怀中,脑子里闪过陌痕的话,嘴角一挑,“陌痕说,你跟燕涵奕大婚的前一晚上,我想劫走你……”

“嘛?”

梅素婉一下子坐了起来,努力想睁开自己肿成核桃的眼睛,可惜,没睁开。

可心下却甚是震憾,他在?

“陌痕说,我有看到你被抓走……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出手?”

“陌痕说,我看到你醒着……”

“咳!”梅素婉咳了下,随后寻了他的胳膊拧了一下,“欸你说,要是我没醒着,你打算怎么出手啊……”

“不知道!”晏寒天将她重新拉回怀中,对着她露在外面的肩头咬了一口。

“你怎么会不知道,你不是都去梅府后街了吗,你怎么会不知道……”

“我失忆了!”

梅素婉:“……”

还真是一个超级好的借口,可却也是事实!

心里挠抓的,可想想也是,这男人应该是最早发现自己不废的,不然,干嘛那么积极又是送金子又是送兵符……嘶,说起这个,她就想起一件事,于是问道,“你给我那鹰令,说是能调动五千兵马,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”

“可是,好像不止啊,我开始没太注意,如今想想,先前在淄博,陌痕提出的人马……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晏寒天低沉的笑了起来,拿下巴在她头顶磨了磨,“谁家的军队能有那么多的兵符……”

轻轻的一句族,却让梅素婉蓦的怔住,有些反应不过,却又觉得就是这么回事,呆呆的道,“所以,其实就算是燕涵奕不休我,我也不可能嫁得成他?”

“对,按照陌痕给我的解释与我自己的猜测,应该是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做了打算了。”

第一次……

“燕涵奕回来那天,在茶楼……”

“差不多吧,陌痕说南煜说的,我有笑过,因为我笑就是我在算计着什么……”

“啊,晏寒天,你这该死的男人,你说,你是不是觉得我才能适合我这拼命三郎的性子,嗯嗯,我耐操,你这破王府看似简单却一堆的麻烦事……平常的女人,根本应负不了,所以,我不怕你更甚至说,以你的精明,第一眼看到我后,就猜出了什么,所以,我就成了你的菜……”

梅素婉是怎么想怎么自己吃亏,当初自己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嫁他的,自己一心想寻个太平地儿,带着自己的人过着自己的生活……

“嗯嗯嗯……”晏寒天一声声应着,恨的梅不婉牙痒痒,又看不到是哪,不管不顾张嘴咬他。

“臭男人,让你算计我,我咬死你,咬死你……”

“咬咬咬……我更喜欢另一种咬法……”

说着,晏寒天压下了她……

梅素婉哼哼叽叽,可心里却是暖的,也是踏实的。

她在想,也许当碧瑶将自己拉出去看燕涵奕的时候,她与他的红绳便被月老栓在一起了吧?

不然,向来不出府的男人,那天干嘛去凑那热闹?

——

世间的事情仿佛就这样过去了,燕京城城门大开,老百姓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,至于上头坐的是谁,他们不关心,他们所关心的是他们终于不用再交那么多的赋税了。

沉重的赋税,压的老百姓喘不过来,紧闭的城门更是关的他们心惊胆战,如今三个月过去了,燕京城已渐渐的开始变的繁华起来。

而最近,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也多了起来,擎王何时登基?

然而他们却不知道,此时被他们猜测何时登基的男人,正臭着一张脸,看着对面同样臭着一张脸的儿子。

“一个月后登基。”

晏寒天冷冷的看着晏小宝,可他儿子却紧紧地捏着双拳,“除非你答应我二十岁的时候,再让我掌权!”

“十岁!”

“十八岁!”

“十二岁!”

“十七……”

“十二……”

“十六……”

“十二……”

“二十!”

晏寒天伸手去抓他,他如泥秋一样,身子一缩,就蹲到身前轮椅之后,“爹,当着你儿媳妇的面,你可不可以给我留点面子?”

“十五岁。”晏寒天算了算,过了年小宝就六岁了,十五岁,九年,是他最大的极限了!

“十五岁……那在我登基的时候,你要帮我把皇后也立了,另外,我的后宫中,再不要出现其它的女人……”

晏小宝大小人一般,小手紧紧的抓着轮椅上女孩儿的小手,一脸严肃的看着他爹。

轮椅上的女孩儿最近跟自家爹呆的时间久,再加上有个极聪明的脑袋,已经明白了些什么,扭头看着小宝,“小宝哥,我不能当你的皇后……”

晏寒天嘴角一挑,直接拆他儿子的后台,“人家不想嫁给你!”

晏小宝瘪着嘴,“紫儿,不是说好了吗,你做我的新娘子……”

“可是,你要当皇帝啊,可我不能做皇后,我,我会给你丢脸……”

晏小宝小脸一抽,去看他爹,“你不立紫儿做我的皇后,我就不登基,或者,你跟娘再加把劲,生个弟弟出来……”

晏寒天伸出手指,弹上了他儿子的脑瓜门儿,“有了媳妇就忘了娘,你娘生你跟你妹妹就不容易了,还生……不过,我不反对你立紫儿为后!”

晏小宝双眼一亮,“爹,你同意了?”

晏寒天哼了几哼,“我同意有什么用,她爹要是同意才行……”

晏小宝立马蔫了,“他要是同意,我就不用来找你了……”

晏寒天心下冷笑,儿子,你以为娶媳妇跟买大白菜似的容易吗?没有点脑袋瓜,你想抱得美人归,做梦呢!

你也不看看,你娘是如何被爹娶到手的?还有紫儿她娘,哪个容易了?

再说紫儿可是王子皓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宝,你以为是你几句好话就能骗到手里的?

不过他对儿子的眼光倒是极赞同啊,嗯嗯,娶了这丫头好,还能捞一个给自己卖命的老丈人!!!

“叔叔,你莫要听小宝胡闹……紫儿知道自己的情况……”

紫儿小脸红红的轻声说道。

她身有残疾,怎么可能母仪天下,会让人笑话的。

晏寒天嘴角一挑,蹲下身子,“叔叔与你婶母,倒是极喜欢你,紫儿,你不喜欢你的小宝哥哥……”

“不是不是,叔叔,紫儿喜欢小宝哥哥……”

“晏寒天,你这个混蛋,你少拐我女儿!”

却在这时,王子皓如阵风一样冲进了上书房,上前就将紫儿给抱在了怀中,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面前这对父子,太损太损了!

晏寒天摸了摸鼻子,别开了双眼,晏小宝同样摸了摸鼻子,看向别处!

“哼,晏寒天,老子不干了!老子这就带着媳妇远走他乡……”

“夫子,请把我媳妇留下……”

某宝大但上前,伸着小手拦着王子皓,“你可以带走你媳妇,但不要带走我媳妇……”

“晏憬希。”王子皓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武功如今在面对媳妇问题上,这小子倒是给自己强势了好几回了。

“哼!什么事我都可以妥协,独独紫儿的事免谈!”

“同样,什么事我也可以妥协,紫儿却是不可以!”

“这是我媳妇,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!”

“谁说是你媳妇,我就是养她一辈子也不嫁给你!”

“伯母同意了,紫儿也要给我做新娘子,所以夫子的话没用!”

王子皓想杀人啊,他的闺女啊,他才带着媳妇回来,才跟闺女相认没几天,这小子可好,只要他一眼看不到,这臭子准把他闺女拐跑!

嫁给他,做梦去吧!

“爹,莫闹了。”

紫儿有些无力,虽说这些亲人,都极爱她,但,谁能告诉她,为何她偏偏碰上这么一个爹!

一个恋女成癖的爹,也够紫儿受的了。

“嗯嗯,爹爹不跟他说话了,咱们回家……”

“子皓,你来劝劝小宝吧,早晚都得登基,又何必非要拗着。”

晏寒天坐到了椅子上,执笔批起了折子。

王子皓冷哼一声,“你们晏家的天下,你爷俩谁爱坐谁坐,我管不着,敢拐我女儿,想我再劝……”

“二汪,去通知王夫人,今夜王妃请客,请她留宿……”

门外,二汪应下后,捂嘴跑开了。

王子皓想杀人,回头瞪着晏寒天,“你还能再无耻点吗?”

晏寒天批好一本折子,扔到了一旁,“天下初定,事情实在是太多了,子皓,你看看原来西韩的西侧,被涵襄媳妇烧出来的那条通往塞外之路,我打算好好利用起来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晏寒天!”

晏寒天挑眉,“我耳朵不聋,你说话声音没必要那么大,别的吓坏了紫儿……”

紫儿却捂嘴使劲笑着。

王子皓皱眉,拿头抵住她的额头,“你这个小没良心的……”

而晏小宝却眯起了小眼睛,忽然发现,如果他要是当了皇帝……貌似也不错啊!

到时候大家可都得听他的了!那他娶紫儿当媳妇还会远吗?

忽然上前一步,大声说道,“父王,我决定了,一个月后登基为帝!”

随后撇了眼王子皓,小身子一转便出了上书房。

只是王子皓却挑了挑眉,他怎么觉得那小子最后看他的眼神带了太多的内容呢,是什么?

晏寒天目光闪闪,“来人,着礼部准备一个月后小宝登基一事……”

——

一个月后

擎王府中迎来了一位客人,一个让梅素婉都没有想到的人!

“呼戈?!”梅素婉看到来人,当真是惊的差点跌掉下巴,更不要说他的身边,还站着王静怡。

三日后小宝就要登基了,这些日子以来,来往擎王府的客人,特别的多。

而且众人也都回到了燕京,就等着三日后参加小宝的登基大典,所以,梅素婉初初还当是自己家哪个亲戚,结果看到这两人,当真是诧异。

呼戈长出一口气,“老师,您当真是让人好找!”

一年前他将草原一统后,通过那条路来过这片大陆,才知道沈傲君的名头有多响亮,哪怕他已走到了信都,可惜,仍没有找到他!

可却让他遇上了一个女子,她是那样温婉,那样知书达理,即便是回到了塞外,那女子的身影,仍就绕在了她的心头。

不过,他知道,她的心中住着一个人!

他压下自己对她的好感,可他却没有想到,那日,他竟在草原上看到了她!

她的皮肤被风吹的失了往日的细嫩,可她的双眼中却多了一抹坚韧!

呼戈听到自己内心的呼唤,而这一次,他并不想再去掩藏自己对这女子的爱幕!

他知道了她的名字,也知道了她为何要将自己放逐。那一刻,他只觉得心疼,能让她爱上这么多年的男子,他是何其的幸运,可他又同时庆兴,那男子对亡妻的一片痴心,心中默默地念着那美丽的名字,静怡,让我成为你心中的他好不好?

做为大草原上的第一霸主,呼戈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,可他却永远记得老师说过,身为男人的责任。

后来,他向她求婚了,以草原最隆重的方式,也是对所有人宣示他对她的重视。

那一刻他只听到自己胸腔内狂跳的心跳,他在祈祷,等着她点头,可真的看到她点头的那一刻,他简直要飞起来了,他抱住她,不住的转着圈圈,更是高声呼喊。

后来,他便跟她回了内陆,一个是要见见她的家人,再一个,他还想找找他的老师……

可却没有想到,呼戈一直寻找的老师,竟然就是名声远播的擎王妃。

而自己终情的女子,竟是擎王的表妹!

如此才一回到燕京,呼戈便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。

梅素婉摇头失笑,“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了,不过,显然是静怡告诉你的……”

“表嫂……我,我答应呼戈的求婚了!”

王静怡羞红了脸,却还是大胆的说了出来。

梅素婉一愣,呼戈却只顾着傻笑。

王静怡点头,“人,总要往前看的,太过执拗,痛苦的或许不只是我一人……再说,呼戈,呼戈很好。”

草原上的男子,他没有太多的坏心眼,而且呼戈又积极向上,嫁给他,她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受委屈。

“谁很好啊,有我好吗?”随着声音,一个男人抱着一个襁褓走了进来,只是脸色不好看。

“九爷!”

静怡起身,忙接过他怀中的孩子,“四姐姐生了?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?”

梅素婉便掩嘴偷笑,“九爷,你要努力啊,再接再厉,相信雪晴一定会给你生个闺女出来的!”

“讨厌啊,天儿都有闺女了……”晏正山撇嘴,话虽如此说,可他的目光却没有离开静怡的怀抱,想了想上前将孩子抱了过来,“你没生过,不会抱孩子,还是我抱吧……对了,这男人是谁?”

晏正山说话向来不经过大脑,几句话说的王静怡满脸通红,而呼戈却是握上了她的手,“我们生闺女!”

静怡瞪了他一眼,“九爷胡闹你也跟着胡闹,讨厌!”

王静怡臊的起身跑去,呼戈想追却被梅素婉叫住了,“莫追了,她面皮薄。”

呼戈便坐了下来,“老师,这一次前来,其实还带了对新皇登基的礼物,只是没有想到,新皇会是老师的孩子……要是早知道,我定再多多的备些礼物……”

梅素婉摇头,“能再看到你,便是上天对我们最好的礼物了,我听说你在一年前将草原一统,当真是恭喜你了……”

呼戈脸现红润,一旁九爷拉了拉梅素婉,“天儿媳妇,你别只顾着说话,你还没有告诉我,他是谁呢?”

“他……草原上的霸主……”

“草原……涵襄去的地方……”

梅素婉点头。

九爷的双眼一下子亮了,抱着孩子就凑到了呼戈的身边,“听说你们草原上的男人,可以随后打架?还能骑着马逛奔?”

呼戈看向梅素婉,见梅素婉只是笑着,便点头了,“正是。”

“来来,咱俩打一架……”

话落,晏正山将孩子往梅素婉那一扔,拉上了呼戈就往院子里跑去。

梅素婉摇头,九爷啊,咱有点深重行吗?

——

三日后

晏小宝登基为帝,改国号为天定,五国一统尊为大周王朝。普天同庆,大赦天下,更是减免百姓赋税三年!

同时,封王子皓为右相,管中天为左相,更是身兼帝师之责,以辅佐小宝早日亲政!

你要问晏寒天呢?

晏寒天仍是擎王,可大家都明白,目前大权仍是握在了小皇帝他爹的手里!

这一天,百官加爵,随着一道又一道圣旨的下发,所到之处无不欢声笑语。

而今天又是春节,新皇登基,便请大家一同吃年夜饭。

百官脸上仰着欢笑,大殿之上,小宝一身明黄坐于上首,他的脸上没了往日那嬉皮笑脸,多了一层严肃,微眯着双眸,更多了一屋神秘。

当酒过三巡之后,晏小宝举着杯子道站了起来,“朕敬众爱卿一杯,望众爱卿恪守本分,为国为民!干!”

“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

百官齐贺,小宝干了手中的水果酒。

一旁梅素婉撇了眼晏寒天,“这小子倒挺有样啊!”

“我儿子!”

“不过,我怎么觉得这小子应该是要做点什么……”

“嘿嘿……知子莫若母,你说对了,不过,看戏吧!”

梅素婉刚想开口,却见小宝摆了摆手,“二汪,宣旨!”

百官不明,可王子皓的心却忽悠了一下,刚想开口,却听二汪直接念出了圣旨。

奉天承运,皇帝召曰:右相府千金小姐王紫儿,温正恭良,礼教夙娴,慈心向善,谦虚恭顺。着即册封为皇后,入住景阳宫!

此圣旨一下,王子皓是瞬间捏紧了双手,而百官怔愣之后,齐齐对他道贺,“恭喜丞相,贺喜丞相……”

王子皓如吃了苍蝇一般,是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,忽然就发现,这还真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!

这小子是他教的,结果呢?

“皇上……”

“岳丈大人……”

晏小宝笑的小眼睛都眯到了一起,哼哼,不嫁给我,我是皇帝,圣旨一下,谁敢反抗?

而一声“岳丈大人”,把个梅素婉给笑抽了,却把王子皓给气抽了。

几个深呼吸之后,王子皓道,“皇上,还请皇上恕臣……”

“右相大人!”

梅素婉却截住了王子皓的话,她笑眯眯的,紫儿那孩子乖巧懂事,却没有想到小宝竟然这么早就下了手,她这当娘的,怎么着也得帮一把吧!

王子皓脸现不愉,这一家这是想拐他闺女啊,打死他,他也不会妥协的!

可是梅素婉却又道,“右相,紫儿年幼,皇上这圣旨下的有些急了,可圣旨已下,却是不反再收回的,毕竟,皇上才初初登基,若是做了出尔反尔的事,以后实难服众,所以,本妃替皇上的鲁莽先与右相道个歉,至于这道圣旨……入住景阳宫的时间咱们改一下如何?”

“如何改?”

王子皓这三个字,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。

“过了今天皇上才六岁,待皇上十五岁亲政后如何?”

王子皓算了算还有九年的时间,怎么想怎么不舒服,看着梅素婉,咬牙切齿地道,“等紫儿年满十八再行大婚。只是……”

王子皓知道这话说出去有些是不妥的,但他却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女儿,女儿身残又如何,那也是自己的女儿!

只是,他的只是还没有说,却见小宝上前一叔,“丞相的话,朕知道,朕向丞相保证,这一生只爱紫儿一个,不立后宫!但,十八岁太晚……大伯,咱们折个中,十六岁如何?”

梅素婉的嘴角高高的扬了起来,垂头看着自己的儿子,小子,平时看你没心没肺的,何着,你这是将一肚子的坏水都藏起来了啊!

不过也是,有那样一个爹,儿子怎么可能差了。

只是百官都当小宝这话是个玩笑,此时也只是笑了笑,毕竟这么小的孩子,他知道什么叫做不立后宫?

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,众人才猛然惊醒,皇上就是皇上,吐口唾沫都是钉!

王子皓恨恨的应了下去,该死的臭小子,给他等着,看他以后怎么收拾他!

小宝是高兴了,偷丛拉了拉梅素婉的手,对他娘投以感激的笑容。

梅素婉道,“小子,心眼倒是多,不过,你小心了,你老丈人,可不是个好鸟!”

小宝瞬间耷拉下了脑袋,“娘,为了紫儿,我拼了!”

梅素婉回到坐位上,靠在了晏寒天的身上,而大殿正中,歌舞继续,百官畅饮,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开怀的笑容。

这就够了,要的,也就是如今这一样的太平盛世。

“该走了……”

晏寒天低低的说了一句。

梅素婉点头,看了看小宝,心下有些不舍,却还是起了身,与晏寒天悄悄的离开了大殿。

——

今夜的岐云山里是灯火通明的。

来自四面八方的兄弟姐妹多年未见,今天却又再次回到了这里。

这里承载了他们太多的汗水与泪水,而更多的却是主子对他们的一片真心!

鞭炮声声而过,一个个团团圆圆的饺子下到了锅里,那边,烤羊烤猪,众人忙的更是不亦乐呼。

碧瑶与绯烟相携坐在了山头,两人也是多年未见,却有着说不完的话,聊不完的故事。

“主子怎么还不来?”

绯烟翘首以望,碧瑶笑道,“小宝登基啊,今儿又是过年,主子赶来也不会太快的……”

“其实主子来不来都无所谓,我想看的是王爷,听说王爷英俊潇洒,你说怎么就坑咱主子手里了呢?”

碧瑶耸耸肩,“主子的耳朵可长了呢,你小心点,万一这话让她听了,就怕主子留你在燕京,而命白浪回咸阳……”

嗯嗯,这事主子绝对能做出来!

“哈哈,碧瑶,听说你家男人拒绝了皇上的地土封赏,欸欸,高官厚禄啊,那你就是官太太了,你们咋没要呢?”

碧瑶推了她一把,“几年不见,你是别的没见长,这八卦的劲倒是长的蹭蹭的……”

“主子不是说过了吗,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,听八卦年轻啊……谁谁谁不好啊,想一想自己比人家强,嗯嗯,该知足了……”

“那要是人家比你好呢?”

“比我好,我努力去追啊,还能鞭策我的上进心,多好!”

“是啊,碧瑶,你该多跟绯烟学学,不过,来来,绯烟,先跟我说说,你自己的八卦,让我乐一乐……”

风凉凉的声音从姐妹俩身后传来,二人急忙起身,就看到一个青衣女子,斜倚在一个黑衣男子的怀中。

看到这男人,绯烟当即咽了咽口水,哎玛,这脸先不说,就这宽肩窄臀大长腿,床上的功夫绝对不在话下,绝品啊!

梅素婉伸手拍在绯烟的脑袋上,“你脑子里的东西,你要是再敢想一分,姐今儿就去把白浪给扒了,让他跳艳舞!”

绯烟立马垂头,上前一步福身一礼,“奴婢绯烟,参见王爷,王爷我们家这不省心的主子劳您废心了,还请您多担待!当然,如果您不想担待,也可以退货……唔唔……”

绯烟嘴被人捂上,并就热扛在了肩上,男人对着晏寒天点头一礼,却对梅素婉行了单膝礼,“主子!”

“起来吧!”

对于白浪,梅素婉也没法,这男人每次见她都一定要行大礼。

“主子,大家都等着了……”

梅素婉点头,扭头看了看自家男人,“你不是向来好奇,我到底有多少人手吗,走吧……”

晏寒天却摇了摇头,“媳妇,你比我想的要厉害……”伸手指了指山坳中那灯火通明,又载歌载舞的众人,晏寒天心下震惊。

梅素婉却只是笑着,挽上了晏寒天的胳膊,“亲爱的,来个漂亮的出场如何?”

晏寒天嘴角一挑,将她抱了起来,随后飞身而起,向山下落去。

“天啊……”

“是主子吗?”

山下的人个个都成了精,山上落下的人,转眼便落入众人眼中!

众人不住的猜测着。

晏寒天抱着梅素婉一个璇转,两人帅气落地。

“参见主子!”

众人随之单膝跪下。

梅素婉脸上是浓浓的笑意,伸手一摆,众人起身。

梅素婉手挽着晏寒天,面向众人,“擎王晏寒天,我的男人,今儿正式介绍给大家。”

“属下见过王爷。”

晏寒天看了看怀中的女人,“我要说些什么?”

“随意。”

“大家随意吧……”

梅素婉:“……”此‘随意’非彼‘随意’好吗?

晏寒天双目闪着精光,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,揽着她,如来时来,便向远处的山头飘去。

那里,有一座孤坟,梅素婉接过碧瑶手中的酒,倒上了三杯,“疯子,愿你一切安好!”

晏寒天大掌绕过了她的肩,“我会代你好好照顾着她,永远……”

一旁碧瑶与绯烟对视一眼,便悄悄的转身离开,这里,是属于主子的,而她们,她们要下到山下与兄弟们一同畅饮了……

夜风轻轻吹过,吹落那树枝上的雪花,也吹散了梅素婉脑后的长发。

万千青丝绕上了身旁男人的手臂,更绕进了他的心头,他紧紧的拥着她,他说,“素素,纵是我永远也找不回以前的记忆,可我爱你的心,永远不变!”

“没关系,我记得就好!”说着,她仰头看向了他,而他,轻轻的垂下了头,双唇,映着远处的火光,紧紧的贴在了一起,这一生,足矣!

——

天定三年,第一次科举,晏寒天与梅素婉多数启用来自民间的学子,只是没有想到,梅泓岚一举夺冠,成为被晏寒天不得不软点的状元郎!

那一刻,晏寒天有点气恼,因为那小子得到了他媳妇的一个拥抱,早知这样,他还不如使点坏,让这小子落选呢!

而梅家也因为梅泓岚的原因,再次立于世族之上。

而这一年的武举,高帆连夺胜七场,加上文化成绩,综合评分,高帆成为了大周朝第一个武状元!

那一天,沈茹哭了,她抱着高家祖宗的牌位失声痛哭,那一天,梅府中,李清玉也哭了,他抱着儿子哭的声嘶力竭,终于,她的儿子终于怕眉吐气了!

天定十年,晏寒天带着梅素婉离开了燕京,在晏小宝与小丫不舍的眼中,夫妻两个云游四海去了。

天定十二年,晏小宝在被王子皓操了十二年的情况下,仍坚持迎娶了王紫儿,在王子皓咬牙切齿中,不舍的将女儿嫁了出去。

完成人生大事的晏小宝励精图治,大周越来越繁华,越来越昌盛,站在山顶的一对夫妻,手指红尘,笑看盛世繁华!

《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1234小说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1234小说!

喜欢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请大家收藏:(m.1234xs.com)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1234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粉妆夺谋 斗罗之雷霆之王 嫡女重生记 徐徐诱之 三寸人间 偏执老公,用力宠 古代养娃日常 神级修炼系统 妖娆召唤师 两面派 猎艳谱群芳 重生之宁为穷人妻 至尊重生 横推武道 重生奋斗在八零年代 师尊总是太无情 不准影响我学习! 龙符 盛世医妃 庶女有毒
经典收藏 医妃惊世 非典型庶女 锦绣田园:山里汉宠妻成瘾 半世清情 春意闹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 国相爷神算 凤帝九倾 盛世荣宠 皇家童养媳 与王爷为邻 小岛有人家 随身空间:带着包子去修仙 凤御凰,霸道帝君一宠到底 嫡女要狠 穿越之妻本贤良 猎户家的小娇娘 独步清风 妾本惊华 大宅小事
最近更新 清妾 小龙女游记[综神话] 绝色丹药师:邪王,你好坏 当佛系学霸穿书到虐文 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难求生 花瓶女配开挂了 微朝 凤花锦 穿越之厨娘 春意闹 皇后是朕的小青梅 医女仙夫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 九重华锦 医妃惊世 娇女种田,掌家娘子俏夫郎 贵妃娘娘路子野得宠着 锦乡里 穿越之合家欢 嫁给暴君后娘娘当了个寂寞
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 雪夜妖妃 -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txt下载 -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最新章节 - 悍妃天下,神秘王爷的嫡妃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